喀斯特·华纳

爱哥哥,爱V总,更爱DV^p^/站在屁股的坑前准备纵身一跃

【3DV】维吉尔的电器使用指南之珍爱生命远离相机(上)

首先十分抱歉现在才更新QWQ坑太多了啊啊啊啊啊

本期有特别嘉宾可以猜猜是哪位~【其实感觉玩过那个游戏的人应该都知道是谁】


4

——最近可真是不走运啊。

但丁这样想着,然后看着面前气势汹汹的恶魔们露出了毛骨悚然的微笑。没办法心情不好总得需要发泄一下不是吗?似乎是感到了这位恶魔猎人瘆人的气息,对面的恶魔们彼此心有灵犀地颤抖着想赶快逃跑,不过一边风骚的大剑却飞旋着削掉了它们其中几个的脑袋。而在他们身后,一身红衣的恶魔猎人笑得史无前例地灿烂。

认命吧,今天谁也别想活着走出去。

一场恶战过后,但丁看着剩余几个瑟瑟发抖的恶魔冷笑,正准备上去解决的时候,一把造型古朴的兵刃却先自己一步捅爆了面前的猎物。而当但丁看清那刀的模样时,心中也泛起了嘀咕。

日本刀?是维吉尔来了吗?

后来想想这不大对,然后但丁就想起来了最近这段时间为什么自己心情如此低落的原因。没错,自己一心想要搞好关系的,铜墙铁壁一样的孪生哥哥……最近一直都在躲着他。到底为什么呢?

但丁这样想着,丝毫没注意到自己的身后攻过来的黑影。然后就被几道犀利的风声打断了回想,再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的后背就多了几个奇怪的兵器。这时候但丁又看了一眼刚刚还插着刀的地方,它已经不见了,而那漂亮的刀现在就在自己对面,那个一身黑色紧身衣的人手里。

那人也不说话,但是碧色的瞳孔里面流露的是一股隐藏极深的杀意,而后在朝自己攻过来挥出的一刀时突然爆发。

糟透了,真是糟透了。这样想着但丁不耐烦地握紧叛逆,挡住了面前的攻击。

 

而一个小时之后,干架的两人才安安静静地坐在但丁常去的那家餐馆里,慢慢解释着刚才的状况。

“失礼了。”

黑衣的男人双眼垂下,低沉的嗓音带着歉意。在这个气氛悠闲的餐馆里他依然坐得笔直,连脸上的面巾都没有摘掉,背后那边漂亮的刀此刻安静地在他背后呆着,好像刚刚捅了但丁好几刀的不是它一样。服务员看着这个奇怪的客人打了个哆嗦,在听完但丁点单之后急忙就溜了。

但丁打量着眼前这个身材修长的黑衣男人,半天才问出一句话。

“所以你刚才想杀我是因为……你以为我是恶魔?”好吧,某种意义上我也算是吧。但丁这样想着。

“……实在抱歉,但丁先生。”

“没关系,你是个很好的对手。只是,你怎么称呼呢?”

“Ryu。你可以称呼我为龙。”

而后但丁和这个装束奇怪叫做龙的男人聊了一会儿才知道,他是个来着东方的古董店老板,来这里是旅游的。带着管制刀具穿着紧身衣来旅游?但丁望着龙那身奇怪的黑衣沉思着,看着他双腿两侧那一排雪亮的兵刃腹诽。

“哦,我喜欢登山。这些都是登山用具。”面前的东方男人一本正经地解释着。

——算了我也不想深究了,不过东方究竟是怎么一个奇怪的国家啊,一个古董店老板都出来降妖伏魔了。

而后来龙也和自己解释什么这是他们这一行的必修课的时候,但丁已经懒得挣扎了,对方似乎还对自己的身份抱有怀疑态度,但也没有像之前那样在袭击自己了。

“你看起来心情不好但丁先生。”龙这样和自己说,难道自己已经到了外人都看得出来心情不好的程度了吗?真是丢人啊。

“算是吧,和家里人闹了点矛盾。”

正说着,但丁点的披萨和草莓圣代正好上桌了,看着龙并没有一起吃的样子,但丁突然想到了什么。

“怎么了吗但丁先生?”

“你的刀很漂亮,和我哥哥的那把很像。”

其实但丁很想说,不仅仅是刀,龙安静沉稳的模样也很像维吉尔,只是维吉尔把他的那种高傲毫不顾忌地写在脸上,而面前的这个男人只是把自己的锋芒尽量隐藏,尽量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到底怎么样才能和维吉尔搞好关系呢?怎么才能和维吉尔说出来自己真正的心意?面前的龙还是不说话,他默默地喝着茶,等着但丁吃完这一顿晚饭。一种奇怪的气氛在这两个人之间蔓延着,过了很久龙先开口了。

“你在思念着谁吗?但丁先生。”

一句话,宛如火山爆发。

 

已经很晚了,但丁还是没有回来。

维吉尔又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决定自己一个人先去睡觉了。反正不管留不留门但丁也有办法进来,一点都不需要自己操什么心。但是莫名其妙想到了之前的那该死的碟片,于是他想了想直接把门给锁上了。

其实从小到大,维吉尔一直都不喜欢有镜头的东西,它总让自己有种被窥视的感觉,这让自己感到很不爽。但是但丁却对那个黑洞洞的东西有着很强的好奇心。所以后来他看到他们兄弟幼时的照片时,自己总是一脸不屑不愿面对镜头,而但丁那个傻帽经常是一副兴奋过头的蠢样子对着镜头装酷摆造型。而自打自己堕入魔界,更是与人类社会的种种彻底断绝了关系,自然也不会和原本就讨厌的东西有什么多余的瓜葛了。

重返人间之后,也越来越觉得自己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不过当时想着未来的事情也没有想过太多,反正那时人间也会混沌一片自然也不用再烦恼什么了——甚至最坏的情况就是计划没有成功,不过现在这种情况却是自己没想到的。说实话,除了刀剑相向维吉尔从没想过和自己的孪生兄弟有什么其他的相处模式,现在的和平也只是伪装,无论如何自己是要继续这个计划的。但现在……都怪那变态的碟片!

但丁那个蠢货……居然对自己有着这样的想法吗?

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为了以防万一维吉尔在很安全的地方也留下了自己的血脉,无可避免地也发生了那样的事,但那次的感觉已经很模糊了。可是当看到影像里但丁扮演的自己,内心涌动的情感却是很奇怪的。从小到大维吉尔从没能猜到但丁的想法,自然也有不屑于猜测的成分,而十多年没见的他们内心都有了些许不同。也就是这时候维吉尔发现他留在但丁的住处是多么愚蠢的一件事,人类的伦理虽然无法束缚身为恶魔混血的他们,但这类事情……如果对象是但丁怎么想维吉尔都觉得难以接受。

——还是离开比较好。

重新找个地方规划一切,只要自己不死,但丁还活着。一切都有机会实现。

这么想的维吉尔立马动身,其实他没有什么行李,只有自己的刀和现在一身的伤痕。随着时间的恢复其实魔力有所回升,所以一切都不是什么问题,只要离开这里,但丁就再也无法扰乱自己了。

褪下柔软的衬衫,重新穿上战斗背心和风衣,一股久违的充实感游走全身,阎魔刀也乖乖地握在手里,是时候和这里告别了。维吉尔这样想。

“承蒙关照……嗯?”

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维吉尔眉头一皱,痛恨自己的感觉竟然退化这么多,连背后多了一个人都不知道。但是他动手很快,幻影剑立刻现形朝着身后的窗户飞过去。对方显然也不是吃素的人,一道剑光闪过,幻影剑就被砍到了一边。可是下一秒阎魔刀的锋刃就朝着那人挥下去。

对方也察觉了这次攻击,兵刃相接之间,维吉尔终于看到了之前隐藏在阴影里的这个人。一身紧身黑衣,蒙面,唯有双眼流动着看不清的情感。而挡住这致命一击的竟然和自己的武器如此相近。

“龙,怎么了?”

维吉尔分出一点注意力,看到了同样从窗户进来的但丁。而后者看到了这一幕急忙上来拉开了还在对峙的两人。

“嘿住手维吉尔,他是我们的客人。”但丁搭住维吉尔的肩膀,“今天认识的朋友,来这里是借宿的。”

听到但丁这么说,维吉尔皱眉。一间屋子里有一个但丁已经够了,现在又多了一个人,还真是麻烦啊。于是维吉尔什么都没说,冷哼一声一个人离开了房间。

“实在抱歉,也许我不应该从窗户进来。”

一直没说话的龙突然来了这么一句,一旁的但丁只能苦笑两声。

“没办法,谁让门锁上了呢。我哥哥他不怎么喜欢和人相处。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住,随便睡在哪里都可以。”

——怎么办,维吉尔好像更不高兴了。

但丁纠结着。但是他不知道和他们一个房间间隔的维吉尔也在纠结着。

——那两个人霸占的是我的房间,那我今天晚上睡在哪?

不仅忍受了屋子里多了一个人,连原本要走的事情都忘了呢维吉尔。

TBC

评论 ( 3 )
热度 ( 13 )

© 喀斯特·华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