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斯特·华纳

爱哥哥,爱V总,更爱DV^p^/站在屁股的坑前准备纵身一跃

【克御】狂欢的七分之三

我只是刀片的搬运工╮(╯▽╰)╭

3

那位先生的家很小,但是他却说对于一个独身的男人来说足够了。如今因为多了我的存在,也似乎变得有些拥挤起来。我只在周末不上课的时候准备好需要做的功课,和照顾我的佣人说好时间以后,来到这里默默地做着功课。那位先生会提前给我准备好小桌和少许零食,然后也进行着他自己的工作。通常我们之间的交流不算很多,虽然沉默但是谁都不会觉得尴尬。有时候听着键盘敲击和书页翻动的声音反倒觉得异常充实,比起独自一人在家做着功课有了不少的乐趣。

有时候功课做完了,那位先生也会给我找几本书让我打发时光。但是几次过后,我便不想再让他帮我选书,因为他给我的多是童话故事和世界名著,这些老师规定下的书目看过几次就觉得腻烦,所以我便开始自己在他的书架上找书。而那位先生只是温柔地看着我,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他的书房里临近窗户的一面墙都是书籍,其中有三分之一都是和父亲书房很类似的,有关经济的书。因为对父亲的无感我从来没有碰过它们,而余下的书籍除了之前给我的,还有很多奇怪的小说。至于剩下的我便完全看不懂了。

“那些书对现在的雅彦君还是太难懂了吧?”

看着我拿在手里的书,那位先生无奈地笑了笑,随后他很想再拿一本我能读懂的书,但是那些我现在看不懂的字符潜意识的让我有些着迷。

“我会努力读懂的,先生。这本书请你借给我好吗?”

他只是短暂的有些错愕,然后喃喃自语起来。

“真是,如此地相似呢。”

相似?和谁呢?难道是说……

就在我想追问的时候,那位先生转身指了指墙上的石英钟表微笑起来。

“时间已经不早了哦雅彦君,该早点回家了。不然父母会担心的。”

尽管我曾明确地表示过父母才不会管我,但是那位先生总是说,你的父母一定以你不知道的方式爱着你的。我看了看时钟,差10分钟指向下午4点,对于那位先生的时间来说确实已经是不早了。于是我抱着那本书回到了家,走进自己的房间拿出字典准备仔细地去研究它。过了不知道多久,身边一个略显严厉的声音妨碍了我的阅读。

“功课已经完成了么,雅彦?”

能这样和我说话的也只有父亲了,抬起头来的时候果然看到了父亲冷峻的脸。也许是因为事情已经解决大半,父亲进来归家的次数也是多了起来。但是这却不是我希望的,那位先生和我的秘密我一点都不希望被外人发现。

“是的,父亲。”

“预习的部分也已经完成了?”

“是。”

这样说着他拿过来那本我正在读的书,出于对父亲的所谓尊敬我才没有抢过来。而父亲只是随意地翻了几页之后,便将那书合上放回书桌。

“这样的书,还是少看为好。多下些功夫在你的功课上,别再无用的地方努力着。”

说完这番话父亲便走出了我的房间,所以他没看到我藏在桌下的手已经紧握成拳。这种情感,就好像是连同我喜欢的人一起否定了,否定了那个会温柔对我微笑的先生,会告诉我“你的父母会担心你”的先生。

越这样想情感便越无法抑制,第一次我对原本我该尊敬的父亲有了这样憎恨的情绪,也是第一次,我想冲出这为我打造好的黄金牢笼。于是我沉下气来,翻开字典准备解读这本我还不甚明了的书。

这是一本在我只有两岁时在日本发行的书籍,看着那易懂的书名我不禁开始怀疑为何那位先生说我不可能看懂呢?

那本书有着炫彩的封皮,五彩斑斓到让人有些恐惧。它叫做《24个比利》。

 

1/7

我努力地在找他,但是我发现真的找不到这个男人了。就好像他从未存在过,就好像全世界都忘记了他,只有我一个人记得他。

邻居们都说那天从没有看到过一个男人从我的房间里出来,而公司里也从未有个一个叫做佐伯克哉的社长,注册时的手续里写的全部是我的名字——御堂孝典。

“AA是您一手创造的公司啊,佐伯克哉又是谁呢?”

不对,不是,绝对不是这样!明明昨天晚上还在的,明明他和我说过“那我去了”,怎么可能会不存在呢?

“御堂社长,您是不是工作太累了?所以产生了幻觉?”

“虽然我真的不想说,但是御堂……你还是去看看心理医生比较好?”

佐伯你看啊,所有人都觉得我疯了。除了那些和你有关的回忆,能触碰的实物都不在了,你给我的礼物也好,一起奋斗的公司也好……全部都如同镜子里的影像,被一杯突如其来的水彻底浇扭曲了。

一切似乎回到了刚刚认识他的那一年,他说放我自由,结果在短暂的迷茫之后我的心里只有剩下一种感觉,它化作五彩斑斓的文字在我的脑海里时不时地闪过。

——我被抛弃了。

 

4

《24个比利》是一部改编自真实事件的心理学小说,讲述的是一个拥有多重人格分裂症的男人的故事。我不明白多重人格是什么,上网查阅得到的也只是一个充斥着专业名词不知所云的解释,所以不得已的,我只能去问那位先生了。

“如果硬要解释的话……”

他思索着,很久以后才找到了一个比较恰当的比喻。

“就好像我的房子一样,我的邻居们都知道这是我的房子,我住在里面。但是你现在来了,和我住在一个地方。外面的人还是认为这是原本我的房子,但是你却存在……”

显然这个比喻他也很难继续下去,但是说到这里我也有了一个朦胧的猜想。

“就好像是我的身体里又多了一个人是不是?我们住在同一个身体里。”

“真是聪明的孩子。”

先生笑着鼓励我,我感到了一丝前所未有的满足。虽然每次的成绩单父亲也有一两句的夸赞,但是却只让我觉得麻木异常。

“那这个人会很辛苦吧,一个身体里住了24个人,会很混乱吧。”

等了很久,那位先生没有回答我,他好像是看着我,又好像不是看着我。过了很久他才回过神来,然后朝我道歉。

“恩,非常辛苦。其实一般有两个人便是一件很让人头疼的事情了。”

虽然他是笑着和我说的,但是却有了一种说不出的苦涩蔓延开来。正当我准备想在追问的时候,时间到了。

“那么下周见了,雅彦君。”

他一直送我到回家的公共汽车站牌前,然后看着我上车。那一瞬间,我好像是觉得自己是正走在去学校的路上,而车外的先生,他像父亲一样看着我远去,叮嘱我好好学习。

——要是你是我父亲多好啊。

我感叹着,公车尽头的家我越来越不想回去,越来越想看到他柔和的面容,我心目中父亲该有的面容。就这样带着一路思索我回到了家里,佣人已经为我准备好了晚餐,今天……父母依旧不在。

为什么呢?每次去先生的家,从来没有留到下午4点以后的时候,那之后的先生又在做什么?是在工作到深夜吗?

我吃着一个人的晚餐,内心开始想那个我思念的人,可是我只是个12岁的小孩,如果说出我想说的,那位先生大概也只会笑笑然后就过去了吧。想着想着思绪也不禁放远,那位先生过去是怎样的?他经历过什么吗?他……有过生命中无法忘却的人吗?

这样想着,我不禁有些犯困了。于是决定回房间睡觉,临睡前我将那本小说压在枕头下面避免父亲看到,虽然我从未看见过父亲愤怒的样子,但是被他知道我没有放弃读这本书肯定会有一定的麻烦,说不定也会牵扯到那位先生……

昏昏沉沉之间,我察觉到有人进了我的房间。那人在我的床边站了很久,不知道在做什么,就在我想干脆起来的时候,一只带着微凉体温的手抚摸了我的头发。动作是那样的小心翼翼,好像我是一只柔弱的小动物一样。这样的抚摸只有一会儿,那人便离去了。我没有再分出心思去想那是谁,确认了小说不会被发现以后我终于敌不过困意便睡着了。

明明一周才要开始,我却开始期待着下一周的周末了。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喀斯特·华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