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斯特·华纳

爱哥哥,爱V总,更爱DV^p^/站在屁股的坑前准备纵身一跃

梦境与现实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的经历?
自己做了一个很日常的梦,日常到你一醒来可能都不记得内容,但是某一天当你在做某件事的时候猛然发现,这个场景我梦到过!
希望大家喜欢这个小文章。也希望大家分清自己的现实与梦境,别人的现实与梦境。

阿莫瑟瑞-十字军
卡梅克- 影

今日正值休息,在这样寒冷的冬天原本阿莫瑟瑞打算留在温暖的家中好好地看书,不过却临时接到了消息,得知有家报社想找他做采访。不得已他只能穿好厚实的外衣带好帽子向着约定好的咖啡厅走去。
走出家门的时候,外面因下雪而昏暗的天色反倒让阿莫瑟瑞有了一瞬间的恍惚,这种迷蒙的感觉让他脑海里那残存的梦境有所清晰。那是个很奇怪的梦,但是他却记不得了那里的内容。于是阿莫瑟瑞就这样慢腾腾地到了约定的地方。
“啊,大作家到了。”
随着门推开的同时,和风铃响起的还有一个略带沧桑的声音。阿莫瑟瑞抬头,就看到了靠窗位置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端坐在那里,修长的手指悠闲地转动着钢笔,眼镜背后的目光却锐利如锋刃逆流。
“抱歉您久等了!”见状阿莫瑟瑞急忙抖落身上的雪花,脱去外衣在青年面前坐下。而他这有些急躁的动作让这里的木质家具发出些刺耳的声响,青年不自觉地皱紧眉头,悄然把桌下的身体向后挪了挪,然后说了句:“无妨。”

“首先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卡梅克。业余的记者。”青年这样说,“就是说我只是一个临时工,只因为薪水还不错所以来做了。不过在此之前我倒是拜读过您的大作-就在刚刚。”
说着卡梅克把一份文稿推给对面的阿莫瑟瑞,后者拿起来看看,然后继续提问:“那么贵社这次是要采访我什么呢?”
“没什么,只是一次对您的小小提问,关于你现在连载的小说……”
也就在这时,他们叫的咖啡到了。缺乏冷气的咖啡厅里温度也很低,所以当热腾腾的咖啡端到卡梅克的面前时,他的眼镜立刻染上一层水雾。
“稍等先生,我需要擦一下眼镜。”
这样说着卡梅克摘下眼镜开始擦拭,也就是这时……阿莫瑟瑞心里猛得一震,以至于他碰到了桌子引得咖啡泛起涟漪。
“先生您……有什么问题吗?”
阿莫瑟瑞不知道怎么回答面前的卡梅克,但是也不想隐瞒着,只好笑笑。
“我觉得我似乎是见过你的,嗯……在我的梦里,今天早上的梦。”
很显然,面前那精干的卡梅克显然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震惊之余也有了难得的兴致,于是他勾起一抹微笑继续问道:“哦?那是什么样的梦啊?”
“我不是记得很清楚……不过有一点知道了。”犹豫了一下,阿莫瑟瑞继续说,“您躺在马路边,额,去世了。”
很长时间对面的卡梅克楞住了,然后嘴角扯出一个很难看的弧度,脸色也颇为不好。他先是拿起咖啡,在喝了一大口后换上了僵硬的微笑。
“我……真为你的幽默感到可笑啊阿莫瑟瑞先生。究竟,究竟是怎样的内心,才会做出这样荒谬,滑稽的梦来呢?哦……”
“呃,卡梅克先生,我想我们应该继续我们要做的……”
好像是怕被传染上什么,卡梅克急匆匆收拾好自己的随身物品就要离开,临走嘴里依然嘟囔着:“怎么能这样……哦真是无礼又荒谬!”
而最后,阿莫瑟瑞也看到了那篇报道,里面用着阴阳怪调的措辞讲述了,一个恐怖小说作家的日常是如何地不可理喻,以至于与世界脱轨云云。

等阿莫瑟瑞再看到卡梅克,已经是两天后的中午了。
这几天不再下雪,路面上也开始光滑起来。原本因为积雪而停止使用的马车也重新出现在马路上。阿莫瑟瑞刚从岗位下来,等着能载他回家的马车。而众多同样等候的人里他一下子就看到了和那天一样衣着的卡梅克。
“嘿卡梅克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对方似乎因为只穿西装而冷到不想说话,只是粗略地一点头就算打过招呼。阿莫瑟瑞没怎么在意,也就继续等着马车来。
“看您的装束……您似乎不完全是个作家。”
突然卡梅克开口,阿莫瑟瑞这才发现这个青年看着自己,用狐疑的目光打量着自己神殿骑士团的制服。
“嗯,只是一个普通的文员。平时闲下来的时候会写一点小文章。”
此后两人又是无话,不过嗒嗒的马蹄声也是近了。
“真是羡慕您这样的人才啊,不用像我们这样为生计奔波。”
听到这话,阿莫瑟瑞刚想回答,突然刮起的一阵大风让路边的人都不由得一晃,夹杂的风雪更是迷了双眼。在这短暂的迷蒙里,阿莫瑟瑞却总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但是根本……
没等阿莫瑟瑞反应过来,大风把自己头顶上的帽子吹飞了,他想抓回来却奈何睁不开眼。模糊的视线里他发觉站在身边的一个人先他一步想去捡着那帽子。等到他回过神来,发现身边的卡梅克已经捡到了帽子,脸上略微露出得意的笑容。没等阿莫瑟瑞的惊呼出口,他就先说话了。
“相信神殿骑士不会缺这么一顶帽子吧?为平民服务才是您该做的好事不是……?!”
然而他的话再也说不完了,在阿莫瑟瑞惊讶的目光里,为了捡帽子的卡梅克就这样到了马路中间,一辆疾驰的马车冲过来,把他狠狠地撞飞了。

-我想起来了,哪里见过他。
阿莫瑟瑞站在人群的外围,看着卡梅克躺在地上,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口。
就在冒着被吹飞那一刻,阿莫瑟瑞就已经想起这场景为何熟悉了。那是他前几天的梦,梦里帽子被吹飞,有一个人冲出去捡了,但是……
而他看着那时的卡梅克,没想到梦里那捡了帽子的人就是他。阿莫瑟瑞更没想到……会有人真的去捡自己的旧帽子,虽然看上去很新很保暖。
可是……卡梅克真的去捡了。为什么呢?



睁眼醒过来,阿莫瑟瑞揉揉自己的头发,在看了一眼时间后立刻清醒了。
“哦天啊,我究竟做了什么梦。今天要进行的采访快迟到了!”
说着阿莫瑟瑞急忙出门,却又在思考自己梦到了什么。直到走进咖啡厅里,一道略带沧桑的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啊,大作家来了。”
望着眼前的记者,阿莫瑟瑞有些疑问。
---我是不是,哪里见过他?

END

评论 ( 2 )
热度 ( 6 )
  1. 喀斯特·华纳喀斯特·华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 喀斯特·华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