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斯特·华纳

爱哥哥,爱V总,更爱DV^p^/站在屁股的坑前准备纵身一跃

【3DV】维吉尔的电器使用指南之没有但丁的一天

好久不见了QWQ现在才暗搓搓继续更实在抱歉

其实就是:但丁不在的第一天,想他。

3

当早晨维吉尔醒过来,像往常一样打理完自己准备吃早餐的时候,等待他的却是空无一物的餐桌和一张字条。

“新委托,需要离开几天。”

没有多余的寒暄和问候,倒是很像但丁的风格。维吉尔默默看了一会儿这张字条,随后把它团了一下丢进垃圾桶。

也就是说,接下来的几天都是自己一个人在这里了?维吉尔这样想。没有噪音,没有麻烦,可以归结为一个原因:没有但丁。唔,似乎这是颇为不错的几天。既然这样有必要为自己弄一顿美好的早餐作为一切的良好开端。

抱着这样的想法维吉尔打开冰箱,看到了平时几近空白的冰箱竟然也有些食材,新鲜度也很让维吉尔满意。于是他挑好了番茄和生菜准备给自己做一个简单的三明治,不过突然他皱起了眉头,然后环顾整个厨房一周。

其实以前这个厨房异常简陋,因为他知道但丁这种懒得要死又没有女朋友的人怎么可能有闲情雅致做饭,外卖电话倒是记得很溜。不过自从自己回来,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到后来下地走动的时候,这个不成样子的地方反倒是生机勃勃起来。但丁做坏东西时候气急败坏的样子挺有意思的,尤其是某一次被火烧着了头发鸡飞狗跳的样子看得自己莫名地爽快。

等等,为什么总能想起那个混蛋弟弟呢?

突然意识到这点的维吉尔刚刚翘起的嘴角现在有点僵硬,拿出的吐司片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而低头的时候看到面前的烤面包机又是一阵感叹。

——真是的,我又不是没进化,有必要把这些做饭的玩意都教一遍吗?

想着想着维吉尔又勾起一抹略带嘲讽的弧度,然后熟练地把吐司片塞进烤面包机里,扳下开关转身又去煮咖啡了。

——好吧,我承认这些小玩意挺好用的。仅仅因为好用而已,要是给我惹了一点麻烦马上剁烂它。

坐着等吐司烤熟咖啡煮开,维吉尔觉得有那么点无聊,于是他看着自己的项链又琢磨起来自己重开魔界之门的计划。斯巴达之血和女巫之血……没问题,如果那女人不合作硬绑了也可以;项链,项链……哦该死!

维吉尔下意识拿起自己的项链端详起来,冰冷的金属泛着好看的冷光,红宝石折射出自己此刻面无表情的脸,却因为没有梳起头发而让自己有那么点像但丁。顿时他的眉头皱得更深了,握着项链的手也开始收紧。

——该死的混蛋,就不能滚出我的思维一会儿吗?

这样想着,维吉尔就开始了自己以为轻松愉快的一天。

吃一顿好的早餐,然后坐下来看看书。这就是维吉尔为自己规划的美好一天。没有但丁在一边放的摇滚乐,没有但丁在一边把台球打得噼啪响,更没有但丁拿着电吉他鬼哭狼嚎……没有但丁,一切完美。这就是维吉尔认为的天堂。

不过当维吉尔吃早饭的时候这个愿望就不可能实现了,原因在于他盯着项链沉思没注意到咖啡壶已经翻江倒海,等他被那尖锐的声音拉回现实,维吉尔看见了被溢出来的咖啡淹没的咖啡壶。

——果然是麻烦的东西,和你们混蛋的主人一样麻烦!

维吉尔潜意识地朝着自己的腰侧摸过去却摸了个空——他没把阎魔刀带在边上,自然没法捅爆这个捣蛋鬼了。而这时候但丁那时有点欠扁的脸也出现在了自己的脑海。

“算我求你了维吉,你再这样见一个砍一个,我就真的白干这票了!你不想你可怜的弟弟又出去和恶魔打架对不对?”

——我为什么要管你的死活?愚蠢的家伙。

这样想着,同时被尖锐的声音和糟糕的味道惹恼,维吉尔黑着脸走过去,然后拽掉了咖啡壶的插头——恩,但丁那混蛋是这么说的,这样可以让这个发疯的东西停下来。不过美好早餐的一半消失了,本来考热的吐司片也冷下来,于是这一天里的第一步维吉尔就不是很顺利。所以他拎起来那个一塌糊涂的咖啡壶打开厨房的窗户就那么丢到了房子外面。

——是不让砍,但是你没说不让扔。

想象了下但丁回来气急败坏的脸,维吉尔又觉得心情又明媚起来。

 

端着新煮的咖啡,维吉尔准备到客厅去,他记得前一天没有看完的书摆在那里。等他拿起来书本坐下,无意间的抬眼一瞥让他把眼神定住了。

客厅沙发的对面原本摆着的是但丁那天老是冒雪花黑线的老电视,但是自从但丁获得报酬,那里除了电视,又多出来了一大堆奇奇怪怪的黑箱子,它们放在特制的支架上,此刻与年长的半魔沉默地对视着。

看着眼前的机器组合,维吉尔犹豫着翻开书,看了几行字思绪却不禁飘远了。

 

这个东西,似乎是一种叫家庭影院的什么机器。

在某天被但丁拉过来,望着眼前一堆机器和茶几上的爆米花薯片的维吉尔眉头越皱越深,握着阎魔刀的手也是不停地摩挲着刀鞘。大有“不解释清楚为什么就捅死你”的架势。

“嘿维吉放下你的宝贝如何?”但丁眼疾手快地把蠢蠢欲动的阎魔刀按了回去,保证维吉尔不会再抽出来,“难得能坐在一起,让你可爱的弟弟感受下家庭的氛围如何?”

“如果可以我就应该在妈妈的子宫里掐死你。至少这时候我能得到安静。”

但丁继续笑,然后双手搭肩把要起来的维吉尔又按回沙发上,塞给正襟危坐的他一桶爆米花之后自己也坐下来,然后悠闲地拿起来一边的遥控器对着那机器按下去。

“是是是,在我下地狱之前作为我唯一的亲人,陪我看看电影互相吐槽如何呢?亲爱的哥哥?”

那天是沉闷的下雨天,而但丁所放的电影也是一个不怎么让人开心的片子。

家庭影院把电影那种沉闷的气氛变得也很浓厚,开始维吉尔还能维持着严肃着脸捧着爆米花不说话,而越到后来但丁就不得不把注意力转到他身上,伸手揽住他使劲地让维吉尔放松那因为备战状态而一直绷紧的身体。

“嘿维吉尔,别紧张啊,只是电影而已声音太大,没必要这样紧张真的!”

不过好像不怎么奏效,维吉尔还是用那种溢出来的戒备看着电视屏幕里那只名叫凯撒的黑猩猩站起来握住了看门人的手,发出了不属于动物而是人类的声音。

“不!!!”

凯撒这样高吼着,身旁他的同伴也同样躁动不安,随着他那一声又一声的呼喊,猩猩们被鼓舞了。它们集体冲向已经吓坏的看门人,然后把他拖进了原本关押它们的笼子里。

“啪。”

眼前的屏幕突然暗下来,维吉尔还没反应过来,然后看到但丁站起来关了电视。还没等维吉尔反应,但丁就先说话了。

“抱歉维吉,我放错电影了。咱们看个别的怎么样,看黑猩猩也很没意思对吧?”

不知道为什么,维吉尔在自己愚蠢弟弟的脸上看到了一丝悲伤,尽管一闪而逝,尽管后来看的喜剧片但丁在自己身旁放声大笑,那种神情却让维吉尔潜意识地在意了。

 

 

那电影怎么了,干嘛不能继续呢?

这样想着,维吉尔也合上手上的书。慢慢起身走到了家庭影院旁,然后从那里放着的碟片里寻找那天和但丁一起看过的那个电影。《猩球崛起》,是叫这个名字吧?这样想着维吉尔抽出来那光碟,然后打开影碟机把光盘放进去准备播放起来。

也因为微微感兴趣,维吉尔默默记住了但丁怎么操作这机器。等他打开电视,电影难得地还停留在那时播放的时段,于是维吉尔按下播放键,那天没看完的情节又一次活了起来。

他是那样认真地看着电视屏幕变换着,全身心地投入电影里。

如果维吉尔没记错,这是一部在他这个半魔看来很舒服的一部电影。人类如他认为地那样愚蠢自大,就像他弟弟那样愚蠢。一边叫喊着不公,一边用不公压制比他们低等的种族,却没想到被自己引以为傲的科技所嗤笑,最后被作为实验动物的猩猩报复了。

不过后来,维吉尔却沉默了。

他看到了已经具有高等智慧的猩猩凯撒率领同族报复了曾经欺辱他们的人类,而最后它的主人威尔一直追赶他,直到在被作为实验动物之前它们猩猩的家园森林里。

“凯撒,和我回去吧!我会和所有人解释,我会保护你的安全,在我身边你不会有事的!”

而凯撒没有说什么,他亲昵地搂过威尔,用掌握不是很熟练的人类语言慢慢说出自己的愿望。

“凯撒——已经——回家了。”

也就是这时候,维吉尔一言不发地关上了电视。他一点都不喜欢这种电影,一点也不。

可是眼前却不可避免地闪过但丁的脸,那是自己从悬崖坠落,但丁惊慌失措的表情。他朝着自己伸出手,可是阎魔刀毫不留情划破了他的掌心。

家庭是什么,维吉尔已经快要忘记了。

以前他有四个人的家,吵吵闹闹却安心异常。后来是三个人的家,再后来只余下他们两个人……再后来,只有在阴暗的魔界看着金色的项链时,维吉尔才没忘记了原来自己还是有个弟弟留在人间不知去向。不过一切都过去了,在人间时候的一切直到现在维吉尔仍觉得遥远,甚至不觉得那是过去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他没有家,没有亲人,有的只是需要得到的力量,有的只是为了生存而存在的武器。

没错他输了,被血亲的弟弟打败。所以他也该回到原本生活的地方。他不明白但丁慌什么,又为什么右手被伤紧接着就伸出左手给了自己一火箭炮,用那么丢人的姿势把自己又带回来……而就是刚刚这么一部人类的电影,让自己隐约地明白了。

“呵呵。”

维吉尔笑了笑,然后又拿过来刚刚和电影光盘放在一起的一个光盘看,然后放进了影碟机里继续看起来。

一看就是但丁自己刻的光碟,表面写了那么丑的字也没有别人会这样做了。而画面打开的时候,那一瞬间维吉尔以为他看到了自己。

里面的人银发被一丝不苟地梳起来露出光洁的额头,他一脸冷漠地望着电视对面的维吉尔,下颌微微扬起来不可一世地吐出来一句自己再熟悉不过的话。

“You shall die.”

短时间内维吉尔承认没反应过来看到自己是怎么一种感受,不过紧接着就被里面爆发的笑声给吸引过去。

“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蠢货维吉尔,拽什么啊看起来和没毕业的高中生似的哈哈哈……”

维吉尔歪头扬起眉毛看着扮成自己的但丁大笑,心想着他回来怎么管教他。但是里面的但丁却慢慢不笑了,他把梳上去的头发又弄下来,嘴里嘟囔着好蠢站直了身子。就好像感应到有人在看一样,他对着屏幕前的维吉尔伸出手。

“回家吧,维吉尔。反正除了我谁也不敢惹你了嘛,为什么不回来呢。”

然后屏幕一片黑暗,似乎是但丁关掉了。而屏幕这一段的维吉尔沉默地站起来,看了已经黑掉的电视很久才说出一句。

“现在不就是在家了吗?蠢货。”

维吉尔本来梳好的头发散下来,遮住了他充满了笑意的蓝眼睛,可是勾起的微笑却示意他此刻很高兴。

——或许人间,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吧?

不过好像还跟着这碟片有几张,要不然再看看自己不在的时候但丁那蠢货在做什么好了。这样想着维吉尔又把以前发现的碟片放进机器里,准备接着看下去。也就是这时候,事务所的大门却被打开了,从外面进来了一个穿着红色皮衣的人,看到维吉尔热情地笑着。

“啊我以为你还会多睡一会呢维吉尔,诶你在看电影啊?真没想到你会喜欢这个。”

维吉尔扭过头,刚刚的微笑荡然无存:“所以这就是你的几天?”

“哪有啊,我忘记拿东西了回来取一趟。”刚刚进门的但丁说,然后他好像瞟到什么一样,那脸色仿佛含笑九泉。维吉尔正想讽刺他看到什么脸色这么让人想笑,电视给了他最好的回答。

“AHHHH……FVCK ME DANTE,OH YEAH……”

维吉尔转头,然后就看见屏幕里某个只穿着蓝色风衣的银发男人正对着镜头眼神柔弱,灵活地爱抚自己的分 身,发出了暧昧的呻吟。

“我还不知道我亲爱的弟弟原来如此思念我啊恩?变装秀啊……”

“等等维吉尔,我可以解释别拔刀!等等啊啊啊——!”

——今天简直糟透了。有但丁的日子果然很糟。


评论 ( 13 )
热度 ( 24 )

© 喀斯特·华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