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斯特·华纳

爱哥哥,爱V总,更爱DV^p^/站在屁股的坑前准备纵身一跃

【3DV】维吉尔的电器使用指南之维吉尔教你怎么用淋浴器

2

身为但丁的兄长,维吉尔再清楚不过自己弟弟的脾气秉性了。

玩心重,喜欢新奇和冒险,三分钟热度就是最好诠释但丁对待事物的话语。在但丁带回来那各式各样的,据说是人类进步的代表产物以后,本着对孪生兄弟这样的认识维吉尔觉得但丁厌倦他们也是短时间内的事。所以拿斯巴达之子的名誉起誓,只要但丁在他还能容忍的时间内放弃这些浮夸的小玩具……自己会考虑抢项链的时候给自己可怜的兄弟留下事务所的。

不过很显然,他高估了自己的忍耐程度,顺便低估了半身的闹腾能力。

就在维吉尔默默思考了一夜的打开魔界之门新计划,考虑好好地休息一下的时候……

“叮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哦什么见鬼的玩意!

维吉尔朦胧的大脑里这样想着,但是身体已经做出了更快的反应:一道幻影剑朝着这个聒噪的声源麻利地招呼过去,世界清静了。

是的,世界清静了,但是有着轻微起床气的维吉尔也丢掉了他享受的美好睡眠。

有点不情愿地张开眼睛,维吉尔缓慢地揉了揉自己的银发,然后习惯性地把它们向后顺过去。他回忆了一下那个把他叫起来的噪音然后顺着看过去,果不其然简陋的床头柜上是一个被捅爆了的小物件。从残骸判断……维吉尔觉得这似乎是个闹钟?

其实有个闹钟也没什么,但是一向以自己精准生物钟为傲的维吉尔根本不屑用这个东西。那,这是什么时候放到他床头的?而且当维吉尔从那碎成几瓣的表盘上隐约看到了指示的凌晨两点多钟,再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

嗯,好圆的月亮不是吗?

就这样欣赏着这美丽的月色,维吉尔突然很想和自己亲爱的兄弟来一次友好的会晤——身体上的,还是阎魔刀顺畅无比地捅过去的那种。尽管半个月来身体并没有恢复到原来的巅峰状态,但是他相信让但丁带着他的古怪玩意下地狱去自己还是能做得到的。

这样想着维吉尔脸上泛起了冷笑,拿着阎魔刀就准备出门去。可是就在他准备下床的时候,也许是他自己不小心碰到了什么一阵急促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别让我找到你你这个只会扯着嗓子喊的鬼东西!

维吉尔恼火地环顾四周,想要把这个催命鬼揪出来。但是只闻其声不见其形,那东西似乎离自己很近,但是又好像很远——如果不是魔力衰竭,不出一会维吉尔就能找出来,可是现在他只能用他最鄙夷的,不怎么帅气的方式来找了。

把被子掀开,没有;

枕头下面,没有;

旁边衣架的大衣口袋里,也没有!

几乎翻遍了整个房间,维吉尔都没能找到这个响得快让自己神经衰弱的不明物体。不过突然之间维吉尔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他冲进了和自己房间一门之隔的浴室里,果不其然那嘀嘀嘀的声音立刻放大了。维吉尔知道那批东西运回来的时候,但丁擅做主张也给自己分了一部分,不过当时即使有阎魔刀挡路但丁还是把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搬到了自己这里。出于对自己身体情况的考虑维吉尔也就没有再过多阻止,当然他也把那时候但丁叮嘱他怎么使用这些物品的话忘干净了。

所以现在维吉尔觉得自己搞不定这个滴滴直叫的家伙也不全是自己的错,但丁难道就不会留个说明书吗——好吧,留了自己也不一定会看就是了。

不过总归要试一试不是吗?维吉尔打量着在自己上方略高的圆柱形物体,上面的小液晶屏幕里那个红色的小太阳现在在不停地闪着,同时也嘀嘀嘀地跟着闪动的节奏响。而它的下面有几个金属小圆钮,它们旁边倒是有一些标注,维吉尔眯起眼睛想看清楚那上面写了什么结果以有点头晕宣告失败。

——算了,不会很难的。这么多按钮总有一个能让它停下来对吧?

这样想着,维吉尔伸长手臂试探性地按了一个钮,不过好像没有什么作用噪音依旧。

——好吧这个不是,那么这个?

这次那个小太阳倒是不闪了,也不再响了。那个机器发出长长的一声滴,然后太阳底下那一直不动的数字却开始闪了起来。

看到这里维吉尔皱眉,虽然不响了是好事,但是这样子闪来闪去地似乎更糟。于是他又摸到剩下的几个钮,没有顺序地按了几下,那该死的数字还是闪……哦你这个混蛋你还想要什么!维吉尔按按钮的力道也不由得大了很多,那些脆弱的小东西开始发出细微的呻吟。直到维吉尔按到某一个钮,那数字不闪了,反而走了几个字——好吧维吉尔才发现,这似乎是在设定时间一类的东西。

可是设什么时间也成了问题,想想刚才到现在维吉尔就干脆把他认为的现在的时间点了进去。这次他靠着以前的经验很顺利地让这台聒噪的机器比被他穿胸的但丁还乖,于是维吉尔露出了胜利者该有的微笑。

——你们打不败我,可笑的人类电器。

我们不知道被称为可笑的人类电器怎么想,不过它确实给了还在骄傲的维吉尔一定的反击。

于是那天不知道什么时候,睡梦中朦胧的但丁听到了自己兄长中气十足的一声怒吼,紧接着就是惊天动地的一声爆炸。



——这绝对是一场噩梦,我是不是应该换个姿势继续睡呢?

但丁有些疲惫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浑身是水,而一旁也坐着我们的麻烦先生,他的兄长维吉尔。尽管看上去维吉尔的脸色好不到哪里去,在抹了一把脸上的水之后但丁还是张开了嘴。

“好吧我亲爱的老哥,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你三更半夜捅爆了浴室里的淋浴器呢?我知道你没有梦游的习惯哦。”

维吉尔没说话,从他被那个叫做全自动淋浴器的东西劈头盖脸淋了一身水,却死活关不上那玩意的时候他发出的那声怒吼以后他一直都没说话。这样子的他在但丁眼里倒像是一个负气的高中生,隐约觉得自己有错但是拉不下脸道歉。不得不说面色一直单调的维吉能有这个表情也很有趣呢,但丁坏笑。

所以这件事的结果就是,维吉尔一剑捅爆了那个让他出丑的玩意。恶魔双子面对着水漫金山的浴室,一个用幻影剑一个用狗棍,把那死活修不好的水管冻了个结结实实。

而维吉尔没注意到一向鬼点子多的但丁,他在意的事情是:他作为斯巴达的子孙,居然,被一堆人类造出来的电器搞得神志不清。

哦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维吉尔不爽不高兴的呢?不过被最看不上的人类电器打败的维吉尔也心情复杂到忘了一件事。那么问题来了,一个房子住两个人,维吉尔被一个设在凌晨两点的闹钟惊醒了,是谁放的闹钟呢?

TBC

评论 ( 13 )
热度 ( 13 )

© 喀斯特·华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