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斯特·华纳

爱哥哥,爱V总,更爱DV^p^/站在屁股的坑前准备纵身一跃

【克御】狂欢的七分之三 9(上)

9

(御堂视角)

后来,白鹭小姐告诉我她已经怀孕一周。她独自一人去医院做了产检,甚至不是那场赴宴,我都不会知道这个看似温和的女人骨子里是多么地偏执疯狂——就像佐伯那样。

自从新婚之夜那次混乱的交流,我们便再没有任何身体上深入的触碰了。我想不止我这样抵触,白鹭小姐想必也是如此。婚后的我们之后也忙于各自的事业。和我一样,白鹭小姐是年轻有为的律政佳人。她有着自己的律师事务所,表面上她有自己的事业,但背地里靠着母家辉煌的背景专门处理政界一些棘手的案子。也正因为如此,父亲才将她选为我的妻子,也是为了以后我的从政之路更加顺畅。

我对她的了解仅此而已,我们双方不干涉对方的生活。而直到有一天,白鹭小姐私下却找上我,让我和她出席一个人的婚宴。

“只是一个朋友的婚宴而已,需要带配偶去。”

她这样和我说,但是有些地方似乎不一样,从她要求我……一定要盛装出席一样,这背后一定有我不知道的隐情。想到了新婚之夜她看着透过我注视另一个人的神情,答案似乎不言而喻了。

于是我们之后准时出席那场婚宴,不得不说我们的装扮很引人注意,连那对新人的光芒似乎都被掩盖过了一些。短暂的寒暄过后,我偷偷打量着新郎:那男人在看到白鹭小姐并没有任何异常的情绪。反倒是他的妻子反应很奇怪,她好像不知道白鹭小姐要来,脸上在看到她的一瞬甚至有些扭曲,但是这个女人匆忙地掩盖过去,笑着和白鹭小姐打招呼。

“好久不见了社长,没想到还能见到您。”

那女子露出谦和的微笑,白鹭小姐也微笑回应。她拿起一边的香槟酒,然后举杯一饮而尽。

“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祝你幸福啊。”

话音刚落,我就觉得自己手臂一沉。白鹭小姐已经挽住我,看来是准备离开了。就这样,我们在婚礼现场停留了不到十分钟就走了。但是我觉得,这大概也是我妻子能坚持住不失态的极限了吧。因为那天晚上,白鹭小姐直接闯进了我一直就寝的书房。当她端着奶酪和红酒的时候,我知道她有话和我说。

“御堂先生,我怀孕了。”

然后在我错愕的眼神里,她微笑起来:“一次就中奖,省了不少时间。所以不该庆祝一下吗?”

说着她伸过来斟满红酒的高脚杯,看来是非喝不可了。但是我觉得,她今天应该不会只说这些。果然在她自己盯了一会儿酒杯之后,她又再次开口。

“当时父亲为我准备好几个很不错的订婚对象,但是我独独选择了你,御堂孝典先生。不为什么,因为我们喜好一致不是么?”

难道说……

“你调查我?”

“对,”白鹭小姐端坐着,手指抚摸着高脚杯的杯沿:“我信不过父母给我的资料,所以我动用了自己的力量去调查了每一个订婚对象的背景。我们都一样,都是被抛弃的人不是么?”

白鹭小姐的话让我如芒在背,我分不清自己是恐惧还是兴奋。那份深藏于心的感情我自己都快觉得虚妄,但是这个人……选择了相信。所有人都不相信我曾有一个男性恋人,可是她相信。压抑住内心的冲动,我还是决定继续问她。

“凭什么你会认为我真的是同性恋?不怀疑你自己的信息吗?”

她笑了,然后指了指我的眼睛。

“本来对于你我持观望态度,直到后来见面我就认定了,我们或许是最合适的搭档。因为……”

白鹭小姐把指着我眼睛的手指转了个角度,点在了自己身上。

“……我们是同类。”

 

我的妻子,这个出身名门的大小姐竟然也喜欢同性。这让我大感意外。不过仔细一想今天婚宴上的遭遇反倒很合理了,那这么说……那位新娘子才是白鹭小姐的恋人了。

不过白鹭小姐笑了,是很苦涩的笑容。

“我们不是恋人。如果硬要说的话,恐怕只能是曾经的主人和奴隶的关系吧。”

瞬间我觉得自己身体里血液都觉得寒冷起来,身体先于大脑回忆起来更早的记忆。没错,我突然想起来我和佐伯,我们不就是以这样令人难以启齿的关系开始的么?但是现在呢?

“所以我觉得我说的没错,我们都是被抛弃的人。”

白鹭小姐笑着说,那笑却意外苦涩。而她选择告诉我她怀孕的消息,大概我也明白是什么用意,无非是把我们两个心底还仅有的那一丝侥幸彻底清除:只要这个严格的世界存在,我们所渴求的也只能放弃了。

我在结婚后两个月,接受了自己已为人父的命运。但是命运的另一条线却在这时候缠了上来,让我措手不及。

 

 

也许是身体遇到了熟悉的主人,我总能感到那道尖锐的视线。再次遭遇开始变得有些冰冷滑腻,就像蛇一样,在暗处潜伏着准备破坏一切。

我觉得可能是我神经质,但是直到某一天收到了不知名的邮件。而且不是我现在用的邮箱,是当初AA存在时我的工作邮箱。

那封邮件打开什么长篇大论都没有,只有一张照片,却让我身体整个都紧绷起来,直接粗暴地把笔记本电脑扣住。在觉得自己有点冷静之后,我又把电脑重新打开,再次打开那邮件。

照片上那个男人紫黑色的短发很凌乱,看着摄像头的眼睛满含着疑问和愤怒。他身上什么都没有——如果那满含淫靡气息的皮衣也算衣服的话。这个男人,完全就是那些性质恶劣的俱乐部里,毫无尊严的玩具!

“我好想念这样的御堂先生。”

邮件下面这样写着,虽然只是简单的文字读不清口癖。但是我知道那是谁,但是却不明白为何事到如今他还要把我这样不看的照片发给我看呢?

脑内一时找不到合适的答案,我只能紧绷着大脑快速把那封邮件拖进垃圾箱彻底删除,但是我却删不掉自己的记忆。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这个我以为克服的阴影还存在我心里不可触碰的角落里。

“佐伯,你到底想怎么样啊……我们都变成了这样,你究竟想要做什么呢?”

我听见了自己的呢喃,好像佐伯就会听到一样。可是现在他这是要做什么?当初不是他无故消失又无故出现,现在连这样下作的手段都使出来……脑子里突然闪过来最初我们纠缠在一起的缘起,一股不祥的预感顿时涌上心头。在得出了大致推断的内心里,愤怒和绝望一起满溢出来。

佐伯克哉,他准备再次把我从现有的世界孤立出来,毁掉我的人生,成为他的奴隶。原来,他一直以来都没有彻底根除掉把我据为己有的心思!

可这一次,我不打算任他宰割了。既然他都不在意那些仅有的温存,我还有什么必要独自怀念呢?

 

“喂?弓子,我想……借用一下你的关系。对,我想办一件事情,准确地说,我要找一个人。”

“当然可以,请问那人的姓名是?”

“佐伯克哉。”

 

战争开始了,对手却是我这辈子都不想在这种时机遇到的人。



TBC

评论
热度 ( 18 )

© 喀斯特·华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