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斯特·华纳

爱哥哥,爱V总,更爱DV^p^/站在屁股的坑前准备纵身一跃

【克御】狂欢的七分之三

…我没弃坑,只是文力不足…

(雅彦视角)
送饭事件过后,父亲正式和我谈了有关克哉先生的事情。
“他是我多年以前的合作伙伴,那时候他突然失踪,事业自然也一落千丈。他是一个失败者,你没有必要和这样的人继续来往。”
父亲和我说这番话时,眼中少有地透露出焦躁和不耐烦。显然以前父亲和克哉先生的相处并没有多么愉快,甚至父亲对他有很深的成见。但是,我无法想象出那么温柔的克哉先生会做出这样背信弃义的事情来。正因为如此,我假意答应了父亲的要求。
“总之,你一定要远离佐伯克哉这个人。”
父亲郑重地说,可是我觉得完全没必要听他的话。为什么要和我喜欢的长辈保持距离呢?何况,先生自己还有一大堆的谜团等我解开,我想更多地理解这个人,这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于是我不再在平时空闲的时候去找克哉先生,把时间都放在了周末去拜访。安排好这些,我重新回到了最初的思路:那个我所不知道的,在克哉先生身边的第二人是谁。
笔记不同,语癖不同……这两个人是个性如此鲜明甚至是两极分化的人,居然能这样地和平共处呢?一点点的捕风捉影是不够的,我想我需要更多的笔记来证实我的猜想。而且…为什么克哉先生不让我在晚上过夜呢?
这样想着,我觉得这肯定是一个很关键的突破口。或许我应该做点什么才对。


几天过后的周末,我又一次敲开了克哉先生的门。而这一次他很显然被我惊吓到了。
因为我的脸上带着淤青,而身上的衣服也很凌乱。看着他出来我拿出来一直引以为豪的笑容对着他,这样做可不可爱我不知道,但是每次一笑不少大人都很开心都是了。
“…呜哇,这!雅彦你怎么会弄成这样的?”
“被校外的不良少年要保护费,我没给…就这样了。”
听到这个回答克哉先生有些表情复杂,他接着问我:“这是第一次吗?”
“是,这是第一次。”
听到我的回答克哉先生沉默了一会儿,无奈地摸摸我的头发:“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回家去呢?你父母会担心的…”
我没有说话,只是一个人从他身边穿过,去打开他客厅的电视,换到正在播出的新闻。克哉先生追进来,然后就看到了我身着华服出席政界宴会的父母。
“那么克哉先生,”我抬起头来继续对他微笑,“今晚我可以借住一晚吗?”

当我看着克哉先生拿出多余的被褥走向客厅沙发的时候,没有意识到这个机会来的是这么快。他似乎并不在意我会发现什么,很平常地把自己的工作地点让给了我。
“今晚雅彦睡在卧室,我就在客厅的沙发那里睡觉。太突然了没有准备什么,我先去附近的便利店买些食材回来。”
这么说着,克哉先生急匆匆地出了门。似乎是在极力地避免着什么。看着他走出去的背影,又看了看墙上的时钟…上面正好显示的是下午四点。
这样反常的举动是很值得怀疑的,于是我偷偷拿着克哉先生家的钥匙,决定慢慢跟在他的身后。
他没有走多远,我一出门就在公寓旁边很近的绿化带看见了他。从远看去他的状态似乎很不好,整个人站着都很勉强。当我离他更近的时候,听到了一个我从未听过的声音,那嗓音不同于克哉先生的温柔,而是充满了压迫感。
“那小鬼为什么会来?”
听到这话我不禁有些诧异。克哉先生明明是自己把我收留的,怎么一个小时不到就什么也不记得了?而且他在和谁说话?这附近只有我一个…难道是问我,还是已经发现我跟着他了?
正在我犹豫的时候,克哉先生又说话了:“不行,赶他回去。给御堂先生打电话,他不可能忙到自己的亲儿子都不管。”
又是一阵沉默,这过程中我看见克哉先生竟然从衣袋里面掏出烟,点火抽了起来。那沉默的时间很久,最后他深深地吐出一口气,语气也没了刚刚的盛气凌人。
“好,我就相信你一次。姑且认为那小鬼不会搞破坏。这样你放心了吗?”
说着克哉先生竟然朝着我这个方向走过来,我急忙躲进一旁的灌木丛里。看着克哉先生叼着烟,略显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便朝着便利店走过去了。
望着克哉先生刚刚的表现…我想我知道之前的那个人是谁了,但是,还需要一点验证才能证明我的猜想。

后来克哉先生回来,我发现了他与走时有了很大的不同。尽管他还是一样的衣着发型,身上的烟草味也没有了。但那双眼睛里,充斥着不同于之前的感情。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那种温和的感觉总让人有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终于捱到了夜晚,在客厅看着电视的我一直注意着卧室的动静。克哉先生门都没有关,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工作着。突然我注意到在白天,克哉先生很少使用电脑,大部分时间都在手写。明明白天光线更好,为什么偏要选在晚上使用电脑呢?
在我愣神的时候克哉先生终于走出来了,他先是去洗手间盥洗。然后径直到我面前来催促我去睡觉。我准备去卧室睡觉的时候,与克哉先生擦肩而过的一瞬间,从不远处的窗玻璃上,我看到了刚刚温和的笑容从他的脸上瞬间消失,变得麻木又冷漠。尽管觉得不可思议,我还是装作没事,走进了原本属于克哉先生的卧室。
关上门,我并没有第一时间就去翻找笔记和资料。打开书柜,我看着最右侧的那一面书籍陷入了沉思:笔记固然可以拿到,但是考虑到可能很多的数量,就很难一次性看完。等我决定翻看的时候却发现了不是所有的书都是笔记。迫于时间,我只好拿出自己的笔记本,根据他的厚度来替换了一本笔记。
做完这些我也决定不再做什么,不能搞出太大的动静,因为我现在已经无法确定门外的那个人是不是还是我尊敬的克哉先生。
和克哉先生共享身体的人,又是谁呢?


TBC

评论 ( 3 )
热度 ( 14 )

© 喀斯特·华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