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斯特·华纳

爱哥哥,爱V总,更爱DV^p^/站在屁股的坑前准备纵身一跃

【3DV】维吉尔的电器使用指南之珍爱生命远离相机(中)

下集开车,不见不散


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维吉尔的?但丁已经记不清了。是自己还是托尼的时候那次错误地和那时伪装的维吉尔翻云覆雨了一次之后吗?还是更早的时候他被维吉尔带着逃亡的时候呢?但是后来他从开始的懵懂,到后来记起来自己的过去和失散的兄长……记忆里那种伴随着思念和疼痛的感觉就挥之不去了。

他们也许是最后存在于这世上的家人了吧?那个混账老爹不算,老妈也早就去世……自己似乎真的是只有维吉尔了。不过为什么维吉尔每次一见面不是来抢他的项链,就是想把自己杀死呢?似乎他们从见面都没有安静坐下来谈论过什么。

我只是想他能留在我身边而已,就像以前一样。

这就是但丁最早的想法,他们可以一起开事务所,自己会把自己的床分给他一半,酬劳也是。但是希望维吉尔不要插手他的日常饮食,不要嫌弃他不大好的个人习惯……他思念着自己的兄弟,也突然意识到,能和自己一直走下去的恐怕也只有维吉尔。

在见不到的那些日子,但丁也试着留下一些维吉尔的痕迹——哪怕这是伪造的,哪怕他根本不确定维吉尔愿不愿意和自己放下一切的过往平静生活。这是每当他昼夜不归,从宿醉里醒来时,唯一的一点安慰。而那时一时兴起录下的录像,成了但丁寂寞时唯一的消遣。

他思念着自己的兄长,从思念慢慢成为了热恋,从热恋又转变成执念。

那是他无意间从一个摄影爱好者那里拿到的相片,那个人本来是想拍那天小镇上狂欢的场面,而他的几张照片里竟然拍到了维吉尔。是了,自从爱丽丝事件过去但丁又失去了维吉尔的踪迹,那天在看到这几张照片时,他毫不犹豫的掏出来当时身上所有的钱买下来了它们。

说不后悔是假的。上次维吉尔捅他的地方现在还隐隐作痛。可是等回家躺在沙发上看着那几张照片时,连疼痛也变得异常甜蜜起来。

维吉尔不喜欢照相,从以前的记忆里但丁就知道。他的哥哥每次照相就躲得远远的,现在但丁想起来觉得可惜,这种可惜是每次看到老妈照片的时候出现的。如果自己这辈子没机会遇到维吉尔,他就还是那个混迹街头的赏金猎手托尼,他也不会记得自己的使命。而那时自己兄长的照片都没有……想想就后怕啊。

后来自从接了那个委托,发现里面的数码相机之后,但丁就开始偷偷地给维吉尔照相了。

“你们兄弟的感情真好。”

龙在一阵沉默之后说道,他看着眼前的但丁露出温馨的表情盯着一本相册。面罩下的嘴角也不禁翘起来。

“应该算是好吧……虽然以前每次见面他都拿刀捅我,我也拿剑砍他。但是现在我们能坐下来一起吃披萨看电视了,恩是很好。”但丁笑了笑,“我现在很享受这样的生活,要是能一直继续下去就好了。”

“我总是很怕有一天他突然一声不吭地走了,然后又跑去开魔界的大门,为了那还不知道存不存在的力量……我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听着但丁的话,龙的眼前也浮现出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身影,随后也附和道:“我也……不知道我的兄弟想做什么。”

“龙你也有兄弟吗?”

“不是亲兄弟,是我很重要的一个伙伴。上天对他和他的家人……有些不大公平。”龙别开事先,“那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

但丁明白这个寡言的古董店老板不愿再多说什么了,于是两个人就这样沉默地坐着,直到响起来了敲门声。但丁去开门,却看到了维吉尔站在门前。

“维吉尔?”

 

“维吉尔?”

但丁这么一反问,维吉尔反倒是不自在了起来。可是一想到但丁的卧室那么乱,他也不想睡沙发,只好硬着头皮去叫那两个不知好歹的人赶紧滚出他的房间。

于是维吉尔在脑子里幻想出在塔顶第一次看见但丁,拿出当时想杀了他的意志直视但丁。别说,效果确实拔群。

“怎,怎么了维吉尔?”

“这是我的房间,二位,请出去一下。”

话音刚落,一边紧绷着身体的龙和一脸警惕的但丁瞬间放松了。怎么了,我又不是真的要砍你们干嘛这么紧张呢?再说了是你们……

还没等维吉尔反应,两个人一个从大门走出去,另一个想从窗户翻出去被但丁给拉回来出了维吉尔的房间。

——终于安静了。可以好好睡一觉了。离开什么的……还是……

正在维吉尔想着现在要不然也翻窗户离开的时候,外面立刻响起了沉闷的雷声。

——算了,被淋湿了真的很讨厌。明天再说吧。

就在维吉尔正准备上床休息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奇怪的红本本,于是他决定打开看一看。

不看不要紧,打开一看,满眼都是自己的样子。

有睡着时候的照片,有喝咖啡时候的照片,还有晒太阳、看书的照片……这究竟是那家伙什么时候照的啊?每一张虽说照得不是特别好看,但是维吉尔很满意。于是他便微笑着继续翻下去。

有几张是他的背影,穿着白衬衫的,穿着战斗背心的,甚至有穿着蓝色风衣的……额,我的头发从背面看原来是这个样子的吗?这样想着维吉尔不禁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对照着照片想着明天怎么弄才能弄得更有型一点。这个样子……有点不好看。

还有几张,更像是偷拍。那是少数几次维吉尔出门的时候但丁拍下的。有维吉尔站在蛋糕店橱窗外出神的样子,有他坐在餐厅里准备吃饭的样子……这样的自己,原来已经很好地融入这个人类的社会了吗?

维吉尔还想往下翻,但是自己的门咣当一声就被踹开了。然后维吉尔就看到了门外面气喘吁吁的但丁。

 

其实维吉尔进去没多久,但丁就发现了自己的相册落在他房间里了。但愿维吉尔不要看吧!他一向不喜欢照相会不会那本相册被他给捅成筛子啊!

龙看着不管内心还是外表都抓狂不已的但丁,沉默了一会儿问道。

“现在去说明,应该来得及吧?”

“啊?”

龙把茶杯放下,看着但丁继续说。

“不和你的兄弟说明,永远也没有机会不是吗?”

——我没想到你是个老司机啊!

但丁先是这样想,但是很快却也是反应过来。这样的暗恋被维吉尔发现之后,即使在藏也藏不住了吧……而且维吉尔也在躲着我,对!维吉尔也在躲着我,他一定发现了什么才这样的吧。

“谢谢你了龙!”

然后龙看着但丁飞奔上楼的背影,淡定地喝了一口茶。

不说出来,永远无法知道对方是怎么想的。即使能猜测到,但是说出来还是最重要的。这也算是自己的亲身经历?面罩下龙笑了笑,然后放下茶杯,对着楼上的方向到了声谢,走出了但丁的事务所。还没走出多久,背后就被一个人搭住了。

“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疾风。”

“嗯,委托完成了。顺便来看看你这里完成得怎么样了,龙。”

“那你也看到了,可以走了吧?”

“当然,我们去吃夜宵吧。”

黑暗中两道身影以极快的速度穿梭在雨夜的小镇里,在谁也看不到的地方疾风和龙——有名的龙之忍者隼龙一起消失在黑暗里。


TBC


评论 ( 3 )
热度 ( 13 )

© 喀斯特·华纳 | Powered by LOFTER